David, 大卫。将要离开我现在所在的公司,他的 last day 是 2020 年的 11 月 6号。

今天下午,正要去跟 Tony 约谈基于数据的架构规划之前,他好像是要去洗手间,我看到他,急忙打招呼:“你没有休假哦? 一般离职前,不都是安排一次休假吗?” 他停下来,很认真的跟我说前一阵子他父亲骑电动摩托撞了,所以不得不已经把假已经修完了。

David 是我的前任 line manager, 前任直线老板。在今天这个早上 9 点就跟老美开会,一天的各种会,各种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小会后的晚上,回家按照惯例直接躺了将近四十分钟后,起来打开小区门口买的口水娃牌子的兰花豌豆,就着一周前没有喝完的打折超市买的 28 块钱的据标签说是德国的雷司令,想起来一件事: David 是我职业生涯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直线领导。

刚毕业时候也有个“直系领导”,且是一位女性。而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那时候严格意义上我们是以师徒来相待的。我刚毕业,而她正需要人接手一些基本的琐碎的 SAP 日常管理员工作。我跟了她两年,也学到了很多很多干货。而那时候所在公司也是一帮高校老师出来开的公司,所以她算是我的老师、师傅,跟真正意义的直线领导不是一回事:缺少一些peer 对 peer 的职级层面的沟通,更多的是她教我学。

来到现在所处的这家公司已然 6 年,经历了 4 任直线老板。 David 是第三任。现在回想起来,满脑子跟 David 的交集都是一些有意思的片段。


请假。

David 来做我的直线领导的时候,正是女儿兮兮病的最多的时候。三天两头的咳嗽进医院打点滴。记得好多个半夜或者一大早,我很不好意思的给 David 发微信:今天送兮兮去医院,请个假。而因为日常工作我们是前后工位,隔得很近,微信反而沟通的少,以至于现在翻看下来,其中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都是这样的微信聊天记录:

David 早,今天请个假,打算吃药躺一天,头疼的厉害

David 看到你的邮件,之前我请假了,四月八号九号我还在香港

David 早,刚送娃腰扭了下,请假喷点药躺一天

David 早,今天请个假,带娃去医院

David, 一早老丈人被车撞了,请个假去医院

明天早上跟您请个假去学校家长会,中午回公司

Hi David,今天请假一天病假躺休息一下,等会我补到bpm系统

”怎么了?好好休息“

周末给娃过生日,老腰扛不住

“ Take care ”


美国。

很早之前刚入职 Accenture 的时候,去过一趟芝加哥培训。但整个过程都是 DIY,完全就是一个人来到异地,虽然有那样的新奇和兴奋感,但是心情毕竟还是紧张的。

来现在这家公司几年里,连续去位于西雅图的公司总部好几次,而每次 David 都会相当照顾。他会租车带我们出去找好吃的,好玩的,一些我们陌生的伙伴、领域,他会为我们打头阵。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经历过“直线领导”的,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而对于我而言,第一次有了“直线老板”的工作以外的关照,绝对是非常令人怀念的。就像带路大哥一样,他轻车熟路,而我跟着体验工作之余的异地之旅。


腰椎。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那便是在今年 6 月份我决定做不做腰椎手术,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那个时候家人都不懂我的实际病况,其他同事也只知道我有腰疼的老毛病,更别说其他认识的人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朋友可以咨询讨论跟我商量该如何决定,对于一个 40 岁的人来说,最终的决定只能自己来做。而真正在我的内心,我是脆弱的,我渴望找一个人来帮我最后推一把,帮我最终做出那个决定。David 有腰间盘突出的毛病,而工作日常,对于我的病情,他其实是最了解的。最为比较典型的认真的理工男气质的老板的他,每次跟他讨论起“腰椎”这个话题,他都能从参数、症状、物理疗法等各个角度分享他的认识和考量。虽然我跟他的病况不一样,但是暗暗的,我想听他的意见。

我在 6 月中的一个下午,到他的总监工位提到了我的想法,具体细节我也不知道我们聊了哪些细节,但是我仍然记得的是:他盯着我说,做吧,别拖了。

我像拿到了定心丸,几乎是立即的通知了医生,让他帮我找住院床位。


跟 David 共事的这几年里,他负责的范围一直在变化,对于他来说是挑战,但把时间放长再放长,也许给他的人生职业路途中带来很多不一样的体验。

人们都说:最厉害的离职,就是没有人能交接的上。而 David 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是说他不厉害,而是他厉害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因为他在公司一直都在交接。交到他手上的事情,几乎都在孵化或到一定状态后都交接给了其他伙伴。

上周四我们几个他的老部下下班后聚了个晚餐,地点选在一家名叫“顺风顺水”的餐馆。大家都喝了酒,吐了槽,也大声的讲了很多属于 IT 的笑话。吃完,喝完,从 6 点到 晚上 10 点半,我们走出餐馆,各自叫代驾的叫代驾,打车的打车。此时外面上海的天空已经比较凉,街边的灯夹道着来来往往的车流。依然忙碌的魔都。

在写给 David 的欢送贺卡上,我写给 David 的四个字也是:祝顺风顺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