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第一个周末 Kiya 回来上海,机场接她的时候,我硬着头皮问她,她重复了几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就像五月的天气一样,此起彼伏,高高低低,人也都咳嗽、感冒,有些无语。

人或许注定孤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或许就是自己最懂自己,最知道自己到底知道不知道。彼此心里都沟通一旦筑建了城墙,就很难去推倒,因为貌似这堵墙看起来给人和人之间提供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而这个安全感,正是有着一个人,单体的人的浓重成分。


5月的头2个星期,咳嗽不断,我咳完了兮兮咳,过的小心翼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