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了一年的《读库》,前面几期寄到家后都是满心欢喜的拆开,急不可耐的阅读。随着天气转冷,身体也越来越差。读书的时间也明显减少。

就在现在,2021 年 12 月 8 号的晚上八点三十二分,我检查兮兮默写课文,瞥了一眼书架,发现第五期的《读库》居然还没拆封。

等她自己默写的空当,我把书拆开。

一本读库,一本漫画《呐,妈妈》。

漫画书里面还夹着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卡片。信封上写着这样的一句话:

还有许多种接触漫画的方式。

刚开始接触漫画对于我来说,就像一部轻喜剧电影,是在某一刻想找一种方式善待自己的时候出现的。

我发现,这些漫画是有温度的。

严格来说,我说的漫画,指的是漫画小说。

书架上奇形怪状横七竖八地散乱地摆着十几本买来的漫画小说,除去吉米的几本作品,他们包括:

《闯入者》

《法国往事》

《画的秘密》

《3秒》

《追寻逝去的时光》

《树下长椅》

《灯塔》

《非平面》

《波丽娜》

《卢浮地宫》

《第一个人》

《钓云朵的人》

《这里》

《方向》

《建筑师》

《吉米 科瑞根》

我也搞不懂卡夫卡,或者博尔赫斯,只知道这些图像小说,漫画小说,能以一种特有的图像表达方式,带来与阅读一本几十万字的小说异曲同工的妙。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当属马克 安托万 马修的《方向》,一本无字图像小说,小说。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提起过。

像一只乌龟一样飞向大海

在上面这篇文章里我还恨恨地说:我恨不能要把所有安古兰国际漫画节获奖的图像小说全都买回来。

再往前翻,发现去年国庆假期记录里提到过《闯入者》。

10.6 这天,窝在家,翻看了一本短篇图像小说《闯入者》。作者用 6 篇故事,讲述了 6 种人生。画面温柔、干净而克制,不着大力却动人心。回想 10/5 号的那场同学云聚会上,听 18 位同学的发言,感觉如此的纯粹。他们都过着各自完全不一样的生活,都在努力,都在彻彻底底的拥抱生活。看起来他们的生活波澜不惊却也各自有着自己的潮流暗涌。


现在到了晚上九点四十三分,兮兮也洗好澡去睡觉了。我继续把这篇文章写完。但是思路已经断了。

这几天一直头疼,脑瓜里那种想发热又不发热的痛总想跃跃欲试蹦出来指认我。今天临近下班还有了呕吐感。

年底了,公司终年写着个位数百分比的 bonus letter 陆续发放下来。年底了,又有人要走也有人由于一些原因暂时不走。年底了,有人愁也有人不愁。

回头想想那些漫画小说,不知道再次触摸它们的时候,会不会还有温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