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个周六,黄金 10 月的第三个周六,气温 19 度偏低,但是收获和丰收正在孕育。我一整天在家躺充,抬头望向窗外的阳光和树,能感受到一股子温和与期待。

整个夏天以来,每个周六都会有个期盼,那就是晚上 8 点的《乐队的夏天》节目。而从今天这个周六开始,就不会再有了。乐队的夏天这一季最终已经结束。决赛决出了 TOP 5,the 综艺秀虽然暂告一段落,但是 the show must go on. 被整个夏天鼓噪起来的各路乐队们,他们会将巡演和专辑、EP 计划排满,一场一场 Live House,一个城池一个城池,继续 work for music,将现场音乐带到这片贫瘠的大地,用他们的声音来解说 How Music Works.

三联生活周刊也在 10 月 12号这一期,专门聊了聊乐队。主题是:乐队是从哪里来的。封面不是夺冠的重塑,而是五条人。

主笔的黑麦在文中引用绿洲乐队主唱说的一句话说,”一个城市之所以伟大,是因为那里一定出现过一支伟大的乐队。“

北京不用说,乐队在国内的朝圣之地首选北京。武汉有吴维足以,南京有李先生,连广东都出现了去年的九连真人、今年的五条人。我心想,上海或许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经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了,但是,有多少人知道上海有哪几只乐队吗?

要认识一座城市,无须阅读宏大的参数,有时候只需要播放一曲音乐,或者提一个人名。但是另一方面来说,这个”一“有时候又会显得格外危险,因为这片大地已经有了一,不需要再有地方的一出现。一眼里容不得一。

update on 2020/10/18 . 三联杂志 2020/10/12 期笔记:

  1. 张亚东说,年轻人的专业程度已经很高,而主流评论还停留在情怀里。这里所说的专业程度,估计就是所谓围绕着音乐的技能吧?我其实不太认同。音乐,跟所有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越来越个性化,而只要符合当时社会语境的音乐形式和音乐作品,而正巧表达了属于 TA 的个性化,能让听到音乐的人有共鸣,那就是好作品。无论 TA 是只会两个和弦,还是只会木吉他,或者纯粹是合成器出来的作品,那都无所谓。音乐是属于当时当地听到的听众的,无他。而技术性,只是能达到目的的其中一个工具方式罢了。
  2. ”后核都“时代的广东摇滚乐队。有介绍核、二次元、电子和游戏元素的超级斩。有东莞的蛙池,佛山的”灵魂巴士“,有珠海的”哦“,肇庆的”焖饼“,惠州的”右侧合流“。其中提到了粤语的没落,也难怪,要想破圈走出广东,不得不更多的普通话作品,才能被更多的“北方”人听到。也不知道会在多少年之后,要想听到粤语作品,会不会只能到博物馆里去了。
  3. 成都。马赛克的夏颖居然出自四川全兴青少年梯队,无奈被Q规则逼迫离开,投身摇滚乐。声音玩具说,成都是个移民都市,使得这里有浓厚的、不可改变的文化属性,所以才会有百无禁忌的成都。想到上海,这座原生文化强大的地方,面对他们没见过的新事物,或多或少有自我保护或排斥。还提到了史雷的小酒馆,蹦迪的成为历史的保利中心。最年轻的乐队秘密行动,在TAG搞 Techno. 说到电子乐,还提到了蒸汽旅舍。活动有”成都森林“,就像巴黎的夏至音乐节。
  4. 上海。不被定义的上海,不被定义的乐队。说的其实是 Mandarin. 说来说去,我的感受是,他们在说爵士乐,而爵士乐是所谓上海海派精致主义的余热,提到上海还只能提到百乐门是一个多么悲伤的事情,而文中是作为自豪的点来说的。上海的电子音乐也是,仍然裹挟着”老外“的不再发光的光环,就像几百年前的宫廷乐一样,上海仍然固执的维系着那些所谓的神秘感,跟普通老百姓,跟音乐的本质分离着。三联写上海这一页中,充斥着”浓妆艳抹“、”时尚“、”商务和金钱“。 号外这支上海的乐队,接地气点,但是在上海根本活不下去。 文中还提到了 Live house 育音堂,见证了上海音乐十几年的发展。K,育音堂,怎么不叫金宝贝啊!听这 TMD 名字,就娘们,就像叼着奶嘴的爵士,在萨克斯管里自我陶醉。 鸭打鹅的采访,篇幅不大,提到他们的实验艺术,他们还信心都没有,不敢承认自己到底在干嘛。这也做那也做,围着生计在妥协。片尾文字这样写:结束了采访, 33 又匆匆赶去一场线下活动,准备聊有关穿衣的女性话题。记者陈璐写到,”这种充满融合感的文化,似乎正是上海音乐的面貌“。其实我想说,什么融合,就是TMD没有面貌。
  5. 台湾。椅子,傻白,康姆士,他们不沉重,不愤怒。
  6. 西安。 废都,黑撒。寒窑音乐节。八个半酒吧。
  7. 很难接受一些老乐队的改变,却很容易接受新乐队所带来的视听体验。

其实三联周刊去年也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结束的时候出了一期关于乐队的,封面是夺冠的新裤子。三联借此回顾了摇滚乐的在国内的发展历程,从 红磡体育场,到迷笛毕业生们,再到 D22. 最后以一句”总有人正年轻“结束。

总有人正年轻。比如兮兮。

兮兮每周六都跟着我看《乐队的夏天》。我打开音箱,关上卧室的门,当咚咚咚咚音乐响起后,她就会推门进来跟我一起看。听到节奏感够噪的时候,还会跟着蹦跶跳舞。

今天这个周六的晚上兮兮问我怎么不看节目了,我跟她说,夏天结束啦,这个节目也结束了。兮兮说,好遗憾。随即我建议兮兮,要不要录一段音频回顾下?她答应了。20201017 乐队夏天结束00:0018:21未加入话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