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疼的根本不能看手机,直到第四天转到康复医院,可以侧卧了疼痛才缓解了一些,也可以拿出手机看看了,但是还是不想打字。

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闭着眼睛,感受着每一分每一秒。

听见长征医院

长征医院管理相对严格,天还没亮,我还在迷糊的时候,就能听到护工阿姨的声音,她们早早起床,收拾屋子,消毒。接着是护士们,她们会直接大力推开门,进屋打开所有的灯,宣布大家要起床,所有家属全部出去,然后准备医生查房。七点半不到,我们会戴上口罩,准备好拍摄结果,等待接着医生针对每一病床看病情。

医生检查完后,家属才可以进来,然后就是互相聊病情,病史,费用,微创还是开放式手术。

早餐午餐晚餐叫号,领饭。

早八点
中午午饭
晚上五点

中间则只能盯着病床上头的点滴,一袋又是袋。

陆陆续续的洗漱的哗啦啦的水声后,八点会熄灯。

很快,就有此起彼伏的鼾声可以聆听了。中间会偶尔插进来磨牙,起床小便冲马桶的声音。

新起点康复医院

康复医院跟长征大同小异,只是管理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声音异常热闹。

我的病房在 5 楼。病房里三张病床,一个柜子,一个电视,一个卫生间,有一个比较大的窗户。

这里的患者大都是需要比较长时间康复的,所以我的左边和右边的病友都已经在这里几个月了,他们的“生活”已经进入了常规状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