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句话我就有种自觉误入桃源深处的感觉。

一个长的破折号,后面接着是一句短话:不着边际的写作可没那么容易。

后面一路看下来,就觉得这样的风格还挺好我去适应借鉴的:破折号表示这里我有对话,但其实都是自己对自己对对话,或者对着褶皱对被单、或者对着用了十几年对 MacBook Pro 说话。

  一种妙不可言的、酒逢知己的、直呼妈的居然真的有这样的感叹的、默默脑海里对自己说这不挺适合我对吗 这样的感觉。

我来来回回写的那么多博客、日记等等,不都其实就是不着边际的画画写写吗?

写作的人就是列车长。

书名中的字母 M, 可以理解为 My 或者 Mind. 我的列车,或者思绪之列车。好理解。


《 阿尔弗雷德 魏格纳的梦 》

我把揉成一团的餐巾纸丢进了火焰中,每一张都紧缩着像一个拳头,然后又慢慢地重新张开,像含苞的玫瑰绽放花瓣。我都入迷了,看着它们起火,形成一朵巨大的玫瑰。火焰在这位沉睡的科学家的帐篷周围一下子爬高一下子钻低。它巨大的花刺戳穿了帆布,于是它浓厚的香味就涌了进去,把沉睡中的他整个笼罩,变成他所呼吸的气息,深入他正跳动着的心室之中。

《 补述 》

等你读到这篇补述,已经又过了更多的时间。一弯新月。又一轮满月。逾越节。复活节,我将要跟我的儿孙们一起度过,睡在他们为我准备的房间里,坐在我儿媳妇帮我找来的侦探椅上,然后在我儿子帮我选的书桌前写作。到时候我会想到弗雷德,是他让所有的这一切化为可能,当时他要我帮他生一个儿子,然后再生一个女儿,完全没有想到他自己没有办法以实体的存在,眼看着他们长大,也没有办法逗弄这他忌日那天出生的孙子,他跟他一样,有着低垂的浅蓝色眼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