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由心生,什么样到的人决定了看到什么,然后看了什么又决定其成为什么样的人,好奇妙。

比如法国之于Rafe, Kiya之于Rafe.

看过电影《before sunrise》 日出之前,讲述的是:他们相遇,她们聊天,他们相爱,她们分开。

台词啰嗦而又小美。


(一对中年夫妻在用德语吵架,声音越来越响,坐在过道对面的女主角看不进书,皱眉,拿包离开,来到男主角过道的对面,瞥了男主角一眼后,坐下看书。男主角很想搭讪,但没有勇气,在那里犹豫。这时中年夫妻从过道中走来,男女主角同时抬头注视这对夫妻。中年夫妻走过后,他们对上了视线。男主角终于搭讪了。)

男:他们在吵什么?你会讲英语吗?
女:会讲。抱歉,我德语不行(听不懂他们吵什么)。
你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吗,夫妻到一定年龄,就丧失了互相倾听的能力。
男:没有,
女:据称,男人会失去听尖高音的能力,而女人会失去听低音的能力,这时他们就完全无法理解对方了。
男:我想老天让夫妻一起变老,并不是让他们互相残杀。
你在读什么?
(女给他看书封面)哦
女:你呢?
(男犹豫一下给她看书封面)嗯

(中年夫妻又从过道回来,还在吵)
男:我想去餐车,你愿意与我一起去吗?
女:好的
男:太好了


(旅客下车,男主角返回车厢,向女主角走来)
男:我有一个我自己也觉得非常疯狂的想法,但如果我不告诉你,我会一辈子后悔的。
女:什么?
男:我想继续与你聊天。我不知道你的情况怎样,但我觉得我们有某种相似,是不是?。
女:哦,我也是。
男:好,很好,
这是一个建议,在维也纳下车,看看这个城市。
女:(惊讶)什么?
男:来吧,这会很有趣。
来吧
女:(笑问)我们做什么?
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乘明天九点半的飞机离开。我没钱住旅馆,所以我准备到处逛逛。如果你与我同行,会非常有趣。如果我是一个精神变态者,你就乘下班火车走好了。
好,好,这样想想。跳到十到二十年之后,好不好?你结婚了,只是你的婚姻不再有原来的激情,你开始责备你的丈夫,你想起你生活中遇到的所有小伙子,你想如果你当初选择其中一个的话,你现在会怎么样?我就是这些小伙子中的一个。我就在这里。你这样想,你通过时间旅行从那时回到现在,看看你失去的东西。当发现你没有失去任何东西,这对你与你丈夫会是一个极大的安慰。我与他一样是个失败者。没有上进心、无聊透顶。你作了正确的选择,你是幸福的。
女:让我取下包。


(街上看到画展招贴) 
女:有个展览 
(走过去看)我想我们要错过了,展览下周后才开始。 

男:是,我想是的。 

女:我实际上在一个博物馆里看过这个画。 
我盯着它,肯定有45分钟。我喜欢它。太棒了。我喜欢这种来画法,人们消解在背景中。看这,环境比人强,人的肖像总是暂时的。 
很有趣,暂时的(发这个词的音,不能确定)? 
男:暂时的(发这个词的音,给予肯定的)。 

(街上看到一个古老教堂) 
男:你认为还开门吗? 

女:我不知道,我们去看看 
几年前,在布达佩斯,我曾与我祖母一起到过像这样的一个古老教堂。即使我拒绝大多数宗教事物,我仍不禁怜悯那些来这里的人,他们迷惑、痛苦、罪恶,来这里寻找答案。多少世纪以来,这么个简单的地方却把痛苦与幸福联接起来,这使我入迷。 

男:你与祖母很亲吗? 

女:是。我想那是因为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我就是那个躺着临死的老妇人。而我的生活只是她的记忆。 

男:这太疯狂了。我总觉得我还是那个13岁的小男孩,不知道如何去成为大人,只能假装过着我的生活。当我不得不做时,我就拿出脚本,像我在初中戏剧表演中的着装彩排。 

女:这非常好玩。那么在摩天轮上,就是这个老妇人吻着这个小男孩。是不是? 

男:你是不是知道教友派宗教? 

女:不,不是很清楚。 

男:哦,我有一次参加教友派婚礼。那非常奇妙。他们做的是:一对男女进来,跪在所有集会者前面,然后互相凝视。他们沉默不语,除非感到上帝让他们说。然后,在一个小时凝视之后,他们结婚了。 

女:太美妙了,我喜欢。 

男: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 

女:什么? 

男:这里不合适讲这故事。 

女:哦, 

男:我来说说我的朋友吧。他是个顽固的无神论者,你知道,我的朋友在一个无家可归的家伙面前停车,他拿出一张100美元的钞票,伸出车窗,他说“你相信上帝吗?”那个家伙看看我的朋友,看看钱。他说“是的,我相信”。我朋友说“答错”。我们开走了。 
(这个故事说的是,人们信教是为了某种利益,而不是真信。


(他们躺在草地上) 
女:我经常与他人在一起分享美好时刻,像旅行、通宵玩乐或看日出。我知道那是特殊时刻,但总有缺憾。我希望与另一个人在一起。我知道我的确切感受,对我如此重要的事物,他们却不理解。但我很高兴与你在一起,你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晚上对我现在的生活是那么重要,但它确实是。 
这是一个美妙的早晨。 

男:这是一个美妙的早晨。 

女:你认为我们会再有这样的早晨吗? 

男:是的 

女:那我们理性的、成年人的决定呢? 

男:哦,是呀。 

男:我明白你说的你渴望着不在那里的某个人的意思。 
我常常希望摆脱的正是我自己。 
严肃地想想这样的情况。 
我永远不可能在我没有去过的地方。 
我永远不可能接吻,又是不是接吻者之一。 
你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去了电影院,而又不在观众中。 
我永远不可能出外打保龄球,而我又不在那里开些愚蠢玩笑。 
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人非常憎恨他们自己。正如他们厌恶环绕着他们的死亡。 
我们聊聊你与我一生生活在一起的情况。你开始讨厌我的言谈举止,我们一尘不变的请客方式。我会不安于室,我会过量饮酒。或者,当我一次又一次说同样愚蠢、冒充机智的故事时,你会想,所有故事我都听过了。所以我当然会讨厌自己。 
但与你在一起时,让我觉得我像另一个人。我的意思是,让人这样忘掉自己的唯一其他方式,你知道,是跳舞、喝酒、吸毒诸如此类的事。 


重新边走边聊) 
生育之舞,是吗?我看有点像交配之舞。 

女:不,妇女确实在生育时用它。 
在世界有些地方,他们一直这样做。临盆的妇女进入一个账篷,部落中的其他妇女围着她跳舞。她们鼓励她与她们一起跳,这样可以减少生育疼痛。生下孩子后,她们跳舞庆祝。 

男:我不认为我妈妈做过这种事。 

女:我喜欢这样的想法,跳舞是种人人参与的方式。 

男:我知道。我听说有个老人,他看年轻人跳舞,说:多美呀,他们要摇掉生殖器成为天使。 

女:我喜欢这个说法。 

男:有个问题。当女人们在跳舞,都成为精灵,男人在哪里?我们外出找食?我们没有被邀请吗?你们都不需要我们吗? 

女:男人已经很幸运了,我们在交配后没有咬下他们的头。确实昆虫这样做,像蜘蛛之类。 
我们让你们活着,你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男:看你真会开玩笑,但有点意思。 
你一直带着这样的想法长大吗? 

女:不,不,等一下。严肃点想想。 
我的意思是,成为一个坚强而独立的成年女子,而不是做做样子,总使我感受压力。我的整个生活围绕着某些男人,但爱某个男人。被爱对我很重要。我总是取笑它,但我们生活的全部不就是更多被爱吗? 

男:我不知道。有时我梦想成为一个好父亲和好丈夫,有时觉得很容易做到,但有时又觉得很傻,似乎它会毁了我的整个生活。这不仅是恐惧承诺,或者我没有关怀与爱的能力。这仅仅是,如果我对自己完全诚实,我想我情愿死也想知道我真正擅长的事,我在这方面表现优秀,而不是处于一种友好的、关怀的关系中。 

女:我曾经为一个年长的男人工作,一次他告诉我他把他的整个人生用于事业。他52岁了,他突然意识到他从未给自己什么东西,他活着没有为任何人做过任何事。他几乎是哭着说的。我相信,如果有上帝,那它不在我们身上,不在你或我身上,而只在人与人之间。 
如果世上有什么奇迹,那也一定在尝试理解他人,与他人分享。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谁真正关心这呢?答案是在尝试的过程中。 


是什么在吸引我?是话唠似到对话吗?是看似天马行空到观点吗?还是那似成相识到回忆 – 与自己的回忆的共鸣,还是各自表达自己观点的严肃认真,还是批次表达不同而又包容的理想?

都是,都是,都是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