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的 5 年时间,总共搬了 7 次家,如果把身边仅有的一些家当作为“家”的话。而这些租来的,作为“家”的地方,基本上是按照 一路向南的地理轨迹变化的。

他们依次是:上地,回龙观,西三旗,人大西门,北邮南门。

1. 上地

刚毕业的时候,是住在公司宿舍的。公司位于 上地 4 街。住在公司的好处就是,上下班通勤时间几乎没有,有食堂,另外还可以把要看的网上资料随意打印了拿回宿舍接着看。坏处是,几个刚毕业的同事都住在一间房间,上下铺,跟大学时候一样,跟日益增长的刚毕业的那种独立的劲儿有比较大的冲突。尤其是那些有女朋友的同事。

上地,这个名字取的实在是好玩。刚毕业那几年,不管是亲戚朋友还是同学,问到我在哪里工作的时候,我的回答 “北京上地” 总让他们大吃一惊:北京还有个叫 “上帝” 的地方?接下来我总是不得不接着补充说,“哦,是海淀区再往北,到五环了,比较偏僻的一个地方,地是土地的地。”

对于公司在上地的那栋楼,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大楼四四方方,周围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司所有的办公楼楼或厂房。那个时候用友作为财务软件还刚刚有了名气,他们大楼也在隔壁。

上地这个位置比较偏,所以进城是要花些功夫的。如果是想去逛逛电脑城,则一路公交车就可以到海淀中关村,如果是要去稍微繁华一点的商场逛街什么的,则再需转一部公交车到人民大学附近的双安商场。如果还想去阜成门、西单或者更中心的地方,还需要更负责的公交转接路线,要提前研究好。

这些都是次要的了。对于我一个农村娃,在一个叫保定的地方浑浑噩噩念了 4 年书,能有一份工作留在北京,已经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了。至于其他的条件、薪资等等,完全不会影响我以及家人的兴奋的心情。

(待续)

2. 回龙观

记忆中,上地的公司宿舍应该没有住多久。在公司领导的推荐下,我们几个同学兼同事一起搬到了回龙观。回龙观当时是典型的毕业小年轻租房聚集地。大批的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在北京的五环之外购买房产,然后全部出租。依靠着大量北漂到海淀,中关村的“有志青年”,这些出租房屋的小区几乎都能住满。

回龙观“北京人”小区里的两居室,是跟 2 个同学一起租的。他们都有女朋友,所以他们自然各自一个房间,而作为光棍的我,则睡在客厅。而所谓客厅,就是空荡荡的毛坯房里,一张床,加一个超市买来的简易塑料棚衣柜。

记忆中的回龙观生活应该几乎都是 2 点一线。刚工作的我,有幸能有份工作是非常知足的。所以被分配到 SAP Basis 系统管理员这份岗位后,异常兴奋。很多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白天跟着直线领导学,晚上一边自学一边在公司搭建学习环境,动手操作,认真记学习笔记。所以我总是在半夜十二点方才骑上北大东门买来的二手自行车,吭哧吭哧沿着安宁庄西路骑到 G5 辅路,黑灯瞎火的跟着来回的货车一道到达回龙观。晚上睡不着,就打开收音机,听鬼故事。

3. 西三旗

回龙观大概住了一年多 ( ? ), 我为期 2 年的合同到期前,我决定去考研。所以我应该是搬离了回龙观,搬到西三旗,跟另一个同事合租。

话说这位同事,也是要考研的,但是他自觉是虎落平阳才会沦落到跟我一样的公司,所以他的起点也非常高,他要报考的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而我一门心思打算继续报考大学时候考虑过的北邮。(亦或是 北京公安大学?)

西三旗的这个住处,印象最为深刻的有 2 个地方。一个是夏天时候蟑螂非常、非常、非常多。记得很多个夏夜,我熬着刷着美剧,比如《24 小时》,片头片尾的时候则欣赏脚下黑压压的、来来往往的蟑螂们忙个不停。第二是跟我同住的那位同事,YP 能力一流,下到 18 岁,上到 40 岁,估计他都带回来过。而为了礼貌起见,在他要带“重量”级别的女人回家之前,他会提前发个短信跟我打个招呼:勺子(我那时候的称呼),今天晚上我一个阿姨过来看我,跟你打个招呼啊。

结果我依然是没考上。考研成绩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 2003 年 4 月。所以我不得不做个决定:不续签工作合同百分百投入考研,还是先找份工作赚点钱。

最后决定是不续签工作。

因为我离开后接替我工作的鹏君(也是我大学同学)还没法完全胜任,所以公司跟我又续签了 2 个月的单独培训合同,目的是把鹏君带出来。那段时间想起来是最巴适的日子。早上 10 点多才到公司,按照安排好的讲解内容给鹏君培训讲课,下午 4 点多我就可以自行回家。

那段时间,我应该是谈恋爱有了一个女朋友了。

而跟我一起同住的考研的同事则顺利考上了,我不得不继续搬家。

最后还是跟原公司网管在西三旗找到了一栋新楼盘合租,那个小区有着很好听的名字:沁春园。

在这个小区期间,我爸来过一次,也见了我女友。

我堂哥也来过一次,我给他炒了盘油麦菜,他说味道不错。

4. 人大西门

离开西三旗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只记得跟我同住的网管凯,开着他的赛欧帮我搬家到人大西门。

为什么是人大西门?是因为我一个高中同学跟他的大学同学住在那。他们租住着一个老式三居室房子。

怎么跟他们勾搭上的?应该是在大学快毕业那会,我来北京参加一个暑假班没地方住,所以在位于北京大学的高中同学企鹅君宿舍住过一段时间。到我毕业到北京工作后,几个都在北京工作的高中同学应该是搞过饭局聚会。

2003 年 12 月考研考试,等待第二年下成绩的空挡,我又找了一份位于房山区的工作。这份工作因为距离远,我每天必须 7 点起床,在万泉河路、万泉庄路等班车,然后坐一个多小时到公司。

2004 年 成绩出来,依然是没考上。

辞职。

5. 北邮南门

再次辞职考研。这次搬到了要报考的北邮南门对面破小区,跟一起考研的女友一起住。

结果是,她如愿考取,而我依然落榜。

这样一路向南的趋势,也再次印证了我的考研之路撞到了南墙。2004 年,我决定不考研了,好好工作。投递了超多的简历,最后来到一家叫做 Covics 公司做一名 ERP 实施顾问,开始出差生活。第一站,广州。

而考上研的女友住到了知春路的研究生院宿舍,我则不得不再次搬到人大西门。

6. 南墙再往南

稳定的工作有了,但是没能填的平两个恋人之间感情的期望。故离开北京,来到上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