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口有一家华夏晶华影城,我会经常去看电影。

因为疫情,现在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我总担心这家电影院哪一天会被关掉。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很失落。

对于讲究伦理,富于感性,擅长空谈、敏感和友善的 NF 类型人来说,绝对不会放过任何豆瓣评分超过 8 分的科幻类电影,比如《沙丘》。

眼见着《沙丘》的热映劲儿要过去了, 实在是找不出时间去观看,特别是心心念的 IMAX 版。

每次时间的空隙打开小程序,翻一翻,嗯,看到还有影院在播放就会觉得还有一丝丝希望。

打开上面这样的界面的时候,我的内心活动就会是这样的:如果在现在乘坐的地铁 11 号线经过徐家汇站直接出地铁,我还来得及看 19:55 的原版 2D,看完是晚上11点半;但是如果看 IMAX 版,是晚上 11 点开演,看完回家要凌晨 2点。

我会不舍的关掉小程序,原因有二:

前一个时间点会没法给兮兮检查作业,后一个时间点会熬夜,这样对身体不好,影响第二天的上班。

比如今天,我就是继续乘坐地铁,回家。

检查完兮兮的作业,兮兮洗漱上床睡觉一般会在晚上 9 点。如果来得及,就可以在她睡觉后,去家门口这家华夏晶华影院。

走出小区正门,左拐会穿过一条马路。两旁都是梧桐树。天气已经转冷,树的叶子都还没有完全枯黄。一阵风吹来,也是婆婆娑娑。稍微晚一点,街上就不会有什么人。

抬头望去,伴随着丝丝的风,如果忽略掉偶尔来往的车,让人重新意识到这世界就在脚下,重新感受到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

沿着这条路往前走 50 米,会经过一座桥。桥的右前方陷入黑夜静谧的,是三林公园,也是我们周末经常光顾的好去处。

早在 2014 年,对于几乎每天都经过的这座桥,就写过一篇:

桥,以及冬夜的晚上六点半

而这个时候站在桥上,朝着两边望去,是深邃的黑夜。

我喜欢家边有桥,家边有河,和有这样的公园。

现在晚上去看夜场,几乎都是我的专场。

我会带一小壶酒,要么是金酒,要么是朗姆。影院的工作人员也不会跟我对话,看到我到了,斜斜的看我拿出手机走到对换票的机器前,输入兑换码,打印电影票。再看着我走到她面前了,一手接过票,一手往旁边的墙上轻轻的指一指。我配合的扫码,亮出健康码。

她微微一笑,递给我一幅早已准备好的 3D 眼睛,侧身让我进去。

没有语言,只有互相默契的行为。

取决于兮兮入睡的速度,或者她的配合度。如果运气好,我会在早到 3 分钟踏入这小小的放映室,迎接我的专场。

一般来说,我会选择坐在第 5 排的正中间位置,把酒壶放到左手边的圆槽位里,而把手机静音放到右边槽位。

如果电影是偏剧情类,我会把酒在前半场就快速喝完,后半场边看边晕乎乎的跟着屏幕寻思剧情的发展;如果像今晚这样的科幻大场面的电影,则相反。

曾经有一晚,我的专场看完,依依不舍的站起来准备离场。看到有工作人员进来。

我问她:”接下来还会放吗?“ 我想着,能否再看一遍。

她哈哈回答:”下一场没有人买票,所以我们不会放映的。另外,这部电影后面没有彩蛋的。”

嗯,没有彩蛋,赶紧离场。

如果说 2 个小时的午夜电影院专场是一种形式的岁月静好,那么工作人员的友情提示则会把人及时拉回到现实的如履薄冰。

但是,与我而言,不管怎么说,家门口有这么个午夜的电影院,也就应该还会有好多个“两小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