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今天中午是要更新公众号的,还是跟露营有关。

中午兮兮在乐团上课的间隙,我拿着 iPad 编辑了半天,想把五一帐篷里睡觉前我们互相讲故事的音频剪辑好发出来的,无奈 iPad 的 GarageBand 不熟,搞了半天都不满意。直到兮兮下课,后面就再也没时间了。

下午带兮兮看望外公。外公恢复的不错,能拄着拐杖慢慢走动了。晚上赶回浦东收拾房间,把家里的 CD DVD 蓝光碟清出来。

那些东西会直接封箱,下放到地下室。那里暗无天日、潮湿多虫。

清出来的柜子说好给兮兮放她近期喜欢的玩具或者游戏。比如大搜查、数独,还有麻将等等。

大汗淋漓。

歇会吧。

想起昨天买了五条人的专辑。坐下听会。

昨天去了摩登天空。演出开始前在他们商店转了一圈。进去后我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整个检票时间段我发现只有我一个人进去过。

里面是卖些实体 CD、黑胶什么的。

翻看 CD 的时候,我知道服务员一直盯着我。

或许她注意到了。这个时间点来这里的应该没有这么大年纪的。她或许在想,这位大叔扔下孩子不管一个人来这干嘛?他会买什么?会买谁的作品?又或许她在想,好容易来了一位大叔,这些 CD 应该会多卖出去一张了吧?

我拿起又放下了大波浪的新专辑。因为我记错了,以为是白皮书的。兮兮看完乐队的夏天后一直说她喜欢白皮书的。

最后我成全了那位年轻的服务员。

我拿了五条人 2017 年的专辑《梦幻发廊》去付款。大叔级别的人都懂的吧……这样的标题,本来就是会引发共鸣的……吧?


乐队的夏天里出演的乐手们很多也是大叔级别的。他们把他们的经历转化为适应这个无序世界的作品,还是他们其实只是在表达他们的固有?这些固执的还在出版发行的 CD 到底算做什么?

昨晚看演出的时候,那些成群结伴的 95 后大声喊:李星宇,牛逼。李星宇,爱你。

其实我也试图张嘴过,但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我怕她们都回头找我这个混在这里的异类。

因为要我喊出声的话我就会喊:李星宇,真有你的。

因为我发现,整个演出过程中,无论台下观众多么激动,他就这么歪着脑袋,按着键盘。用他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摁啊摁。就这么一直随意的低头站着,根本不 care 台下和周围的世界。他在他的世界里,别人要么买票来欣赏,要么滚蛋。

艺术家,音乐人是幸运的。或者说,其中一部分有才的艺术家和音乐人是幸运的。

他们的固执和表达有观众,有认可,顺便卖些周边还就能活下去。

鲸鱼马戏团的这次全国巡演上海是第一站。开篇,我一直在想《 like Sunday like rain》,慢慢我脑海浮现《海边的曼彻斯特》,而后一路高一路 high ,他们要演绎这原本的有序被撕裂成无序的世界。

只是,李星宇的键盘声一直作为底色坚持着,无论吉他贝斯小号大提琴小提琴或者底鼓交织的音浪一波又一波冲击着站的累死的我的心脏。

真有你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