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先放到 2021 年的 3 月 27 号,一个周六。我带着兮兮去打浦桥学跳街舞。结束后找地方吃饭,发现了翠花餐厅。

吃饱喝足后,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写故事。大概是我说我会写一些文章,兮兮问我怎么写,然后她也决定写一篇故事。所以有了下面兮兮通过录音转文字反复修改后的内容。


今天是3月27号,星期六。在日月光游乐场的一楼A零二房间。这里有很多小朋友,我认识的有王多多、魏明胜和唐峰尾。

因为他们来日月光游乐场的附近上课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游乐场,所以他们星期五她妈妈和爸爸商量好星期六来这里玩。我是在日月光游乐场的附近的那个地方跳舞。中午累了,在附近找一找,看到了这个游乐场,就在里面玩了起来。没想到碰到了他们三个。

我发现了,王多多和魏明胜在玩滑滑梯。而唐峰尾在玩荡秋千。我看他们玩的都很开心。于是我追上前说:“王多多,好久不见,我们可以一起玩翘翘板吗?”王多多笑着说:“可以呀,我们走吧。但是……等我们玩完了,可以再跟魏明胜玩一会荡秋千行吗?”“可以呀。”我开心的说。于是我和王多多一起去玩翘翘板了。

我们玩了几个小时,只不觉我发现天已经黑了。我跟王多多说:“王多多天黑了,我们回家吧,下个星期六再玩吧。”于是我跟爸爸妈妈回到家中了。我想:这真是快乐的一天啊!


而我 3 天后,也决定写一篇故事。

时间:2021.3.13 一个周六上午。
地点:浦东三林,兮兮的家里。
人物:兮兮,和我。
故事:引号搬新家的故事。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怀着躁动的心,把家里的家具摆饰腾挪一翻。这样做原因估计就是想给每天毫无新意的底色抹一道变化,给自己透透气?

我向来不深究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我会不定期地在某个懒懒的周末早上起床后,打开音响放王东电台,然后开始默默地搬屋里的家具。有时候是客厅,有时候是卧室,有时候是地下室。


而今天,我把卧室的床重新换了个方向,电视搬到了地下室,梳妆台上搭了从公司搬回来的电脑升降架,而床头柜也放到了窗户边。


折腾下来发现卧室显得空间更大了,那一幅莫奈的打印版睡莲可以放在窗前的地上了,扭头就能看见,再大开窗帘,在外面慵懒的阳光照映下,色彩显得愈加好看了。


感觉不错。


这时候,兮兮拿着手机跟 Kiya 视频说,快看,我们搬了新家啦。


在此之前,兮兮多次跟我说,她要换个新房子,因为我们现在的家有些太乱了,太小了,太旧了。


其实,今天这个故事,是个稍显忧伤的故事。只不过在窗外,阳光依然普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