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明明已经很热了,却有种静谧的凉意。就像洛夫的诗句: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王东电台第 306 期这样介绍到。


长征医院住院部 18 楼的 25 号床上,本想看书却发现没有带,其他病友吃了睡睡了躺都看起来很平静。我不得不拿出耳机,开始听王东电台。
6.13 周六下午,找了医生帮忙开具入院通知和新冠检查单。随后到住院部一楼交 2 万押金,医保卡也压在那,上到 18 楼分到床位登记入住。
晚上,吃了一顿医院的饭,以素为主。八点左右,病房就陆续关灯,准备睡觉了。
抬头望过去,透过窗户可以看到 k11.

病房里算上我共 5 个患者。


22 号是一位老者,70 岁,做完手术已经四天,因为年纪大所以一直在打点滴,补充蛋白营养。儿子在照顾他。


23 号是位大姐,跟我同一天入院,手里一直拿着一串佛珠。女儿在照顾她。


24 号也是位大姐,比我们早两天入院,也是外地介绍过来的,说在当地也是一个医生。没看到谁来陪护,但每到饭点,都会抱怨医院的饭不好吃,电话约人出去吃了再一个人回来。


25 号是我。我一直试图不去想太多术后的这和那,也试图不去看微信里的各个项目群,尽量换回平静地面对明天的手术。


53 号是加床的一个小伙子,河南人在上海工作,膀大腰粗,喜欢打篮球,IT 测试一枚。因为腰突已经很厉害了所以一直躺着睡觉或者玩手机。
除我之外,他们都是不同程度的腰突,都尝试过好多其他方法依然不见好转,所以不得不来做微创手术治疗。微创手术只需局部麻醉,术后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但也需要在家卧躺两个月完全康复。


53 号小伙跟我是对过,相对比较年轻,话说的也多些。他说腰疼半年多了,本来在针灸治疗,有好转,但因为疫情,这些店面都关门后他便不能继续治疗,几个月下来更加严重了。本来是准备年后结婚的,这下也要往后延期了。还说,因为疼的厉害,决定手术前,一直在家躺着保守治疗,工作也只能在家,现在公司对他是停薪留职处理。他表示理解。

大家都心有所愿,试图换取积极人生。


另外,还有个细节。


聊天中,53 号小伙问我看书的话,有什么推荐。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我的 TED 理念:


T 指的是 Technology. 做 IT 的不能停滞不前,活到老学到老。
E 指的是 Entertainment. 小说,传记,音乐,甚至鸡汤、励志类都属于这一类。
D 指的是 Design. 建筑设计,平面设计,视觉、艺术,都要花些时间去接触,很多地方的创新都是相通的。
他表示认可,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他问我,你打游戏不?
我说,不打了。
他说,噢。
然后他躺下继续打游戏去了。
然后我继续听歌发呆,心想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
噢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