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加班回家出租车上,司机收音机里播放着潘美晨的歌:好想有个家。

今天,老爸早上十点半发来微信:你吃饭了吗?工作忙不忙?

我回复说:早上刚开了个会,嗯,这些天有些忙。

随即我补发了一句:马上五一了给你电话吧?

老爸也很快说:好的。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发微信文字。我不敢像之前一样回拨语音过去。


从4.18号的周六开始,这些天一直在救火加班。每天有记忆的过程就是早上十点到次日凌晨两点。

失败的项目都有着相同的症状:没有项目管理,团队资源没有,靠着一个毕业两年的开发小哥维系一套复杂的财务对账系统,人心涣散,没有个盼头。

兮兮在外婆家。

家的意义不存在了,凌晨两点半到早上九点的躺床。

家里所有的家当都以一种静物不动的状态存在着,用以映衬我每天十八个小时的昏昏沉沉。

起床已是阳天,回望无语

那台笔记本保持鞋十天前的状态,吃完的那碗方便火锅,回忆着它八天前的遇水热胀。

每天都有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放弃吧,放弃吧……


活到四十岁,用了将近二十年证明了我的勉强坚强的软弱。能证明我的软弱的,或许就是我能写出来的好几遍的软弱本身了吧。

如果岁月可回头,是这几天能唯一陪伴我的豆瓣评分不到 4 分的电视剧名字。

三个中年男人,黄先生,白先生和蓝先生。

白先生离婚,没小孩,辞职闲赋在家,

黄先生,一级厨师,女儿十三岁的时候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父亲,

蓝先生,大学老师,老婆精神出轨,离婚,瞒着八岁的儿子。

截止到 22 集,刚到一半的剧情,集中描述这三个喜剧中年男人的翻身“潇洒”。

这是一部剧集喜剧小品,但,也软弱的展示了岁月的另外一种可能,喜剧心态的可能。

有部科幻小说,名字叫 《神们自己》。

我们都是每一个角度的属于自己的神,但神们仅仅为了繁衍避免灭绝而不惜一切获取能量,即使会毁灭另一平行维度的星球。

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