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 ICU 的接待室见到了太多的眼泪,以至于我总是在想自己的老年。

Kiya 没有进 ICU 看望她爸爸之前就已经开始哭了,出来后眼泪终于是呼啦啦的流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但是一个类似的场景出现在我的脑海,那就是在我妈妈去世的那段时间,每一次当我回想起赶回老家看到妈妈一个人躺在床上已经去世的那个场景,我总会忍不住的哭。所以我对 Kiya 说,bb 不哭了,别想那些你看到的场面,今天上午的手术还算成功,让我们多想想后面,想想后面怎么照顾爸爸康复,要把思想放到后面,避免回想那些特定的场面。

是啊,能止住眼泪的,只有朝前看。

只是我没有想清楚的是,我们看得到的前,是什么样子呢?又或者我对自己说,其实我们看不到自己多远的前方,唯一能做好的,就是下一步。 下一步爸爸出了 ICU 怎么安排轮班照看?下一步兮兮的上下学和作业如何照顾,是不是要考虑晚托班? 下一步的 GIS 项目上线能不能上的上去? Kiya 会不会考虑回到上海来离我们近些?

这么多下一步,正是构成了我的 家庭、工作和爱情。 三者没有一个是光明的,而总有人说,你要改变要改变,放长远来看,改变的到底有多少空间呢? 我喜欢向日葵,它总是朝阳,它是令人朝气的黄色,它也是生根在那里,总是长长的一根面对世人,有花朵、有根茎、有自己的种子圆盘,好圆满好全面,正向我们每一个人,都赤裸裸的全面的暴露在这个世界上,家庭、工作和爱情,没有一个可以隐藏。

说的说我喜欢向日葵,翻看我的手机里也其实只有26张向日葵的图片。

我喜欢和我真的喜爱难道说是两码事?都说我的文字和想法悲观但是真正的悲观难道不是根本就不提及悲观吗?

这个图片名字叫:奇怪的花儿组合

她的眼泪总是自顾坚强的低头暗暗地哭或者仰头自己擦干,也早已经不会面向我。但希望手能握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