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无论你曾经是多么熟悉的,那个时刻想着这辈子绝对不会忘记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洗礼,也总会无可奈何的渐渐遗忘掉。 普通人的记忆,一般都隔久了会忘掉。但是神奇的地方是,如果有那么这个触点出现的时候,比如重新回到当时当地,记忆又会再次浮现。 HONG是一个文艺青年,爱音乐,博览全书,写的一手好字,读书时候也是优秀学生,工作生活都不耽误。 看看HONG的朋友圈文字,关于记忆,关于音乐以及心目中的意识。 下面是他的朋友圈的摘抄。
原来,在读书的时候看过好多的演出,差不多快忘干净了。那几年看乐队演出的人太少了,一个夏天看十几场演出,观众来来回回的总是那些人,西安高校多,观众基础还可以,要是哪个城市学校少,乐队巡演都不会去。想起来几件事,写下来就会忘掉,不然老是在脑子里占地方。我要赶紧清空了。 1.2006年,陕西省体育场下面开了个酒吧,好多乐队都去那酒吧演出,我们第一次去看谢天笑和冷血动物,门票25元,办了个会员卡20元,说以后演出每次可以便宜5块钱。等第二次去看完痛仰,那家酒吧就关门了,会员卡就只用了一次。从那以后发誓以后任何花钱的会员都不办。 2.有一次在德福巷的酒吧看演出,好像是后海大鲨鱼乐队,刚听了一首歌,就要被赶出去,让观众赶紧解散,酒吧老板通知大家警察来了,说有人“点炮”,意思就是有人报警投诉,说非法聚会,花了30块钱亏大了。最后观众不愿走,要老板退票,老板不肯,只好和乐队主唱合唱了一首Hey Judy就一哄而散了。 3.看演出的时候,我们学校就总是这几个人,其他人都比我高两届,他们读研究生的时候我还在混本科,有一次牛小野说他们导师请他们吃饭了,同时每人给了200块经费,正好那天晚上有麦田守望者乐队的演出,不过是在当时还是荒郊野外的长安区,几个人挤了一辆出租车过去,现场只有20来人,不过我们pogo的很疯狂,唱了几首歌后乐队觉得没意思就不唱了。悻悻而归。 4.李志的“单刀赴会”巡演在西安,我们在外面排队买票,很多人过来问出了啥事,我们都说是在排队买火车票。后来又在武汉看了李志的现场,一个人坐着静静地看完了演出。感叹已经没人陪着看演出了。 现在的演出市场越来越好,李志却被无缘无故封禁了。过去的十几年对独立音乐贡献最大的人就是李志,乐队的夏天来了,有思想的音乐人却被干掉了,这个时代并没有变好,而是越来越糟。 所有有深度的东西一律不准出现,我们都要被无聊灌溉着老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