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班同事伙伴提到在京东下单买了款雅马哈的蓝牙音响,可以连接手机或者电视来播放高音质的音乐,提及到哪里可以找到高音质音乐或者碟片,我却回想自己家里几乎是在 10 年前的 5.1配比的中低端雅马哈全套,钱花了却也用的次数不多。但,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家里为此搭配的几百张蓝光碟片,却也是在兮兮出生前,留下过诸多暇意的赏片时刻。

晚上回到家,兮兮嘟囔着被外婆打,原因是复习汉字不认真;而我则照例在一旁吃饭,安慰几句。

因为有超好吃的鸡翅,所以,习惯性的倒了2 shot 伏特加。

8点半吃完,督促兮兮复习英语。她在书桌前描单词,而我则朝着书桌搜寻,寻思着是不是乘着双11买几斤打折书。

不巧,看到这几本有关音乐的书。

这些书有10多年的历史了,好些都没有完整看完过,或者说,看过也已经忘记了。随便翻看一本,觉得挺有意思。

 

下面是《音乐都遐思》作者在序言里结尾写的一段话:

如何收场?只好煞有介事地说:你们太年轻了,不懂得中年心境,更不懂得音乐!好,回去每一个人都买一套《玫瑰骑士》的唱片,先听选曲。版本有三种比较好:五十年代都卡拉扬版本比新都好,索尔蒂都也不错,还有伯恩斯坦的,录音方面伦敦版较佳,不过……”

还有,还有,在文章《我的葬礼》里,作者描述了自己的葬礼该如何举行,以及该播放什么音乐:

地点:任何室内皆可,但须要第一流音响设备。

时间:全长至少需要七十分钟。在我死前或死后皆可举行。

仪式:播送马勒的第二交响乐《复活》全套,以演奏最长的版本最佳,目前的首选是伯恩斯坦指挥的,全长九十三分钟。所有愿意参加的人士都应该静坐从头到尾听完。

仪式完毕后我请所有参加人士吃饭,地点随意,饭前自付。饭后,可以把我忘记得一干二净,然后各自活下去。

看看,这,就是音乐赋予作者的音乐遐思。

作者 李欧梵先生,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文系教授,大名鼎鼎的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和三十年代上海文化的权威。


 

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

That wonderful morning in May –

     You told me,

    You loved me,

When we were young one day !

                                                                                                       — < The Great Waltz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