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送兮兮去检查发炎的耳朵,路上知道兮兮怕冷还把围巾也给她,她站在滑板车上,我拽着一路到医院。

医生建议先滴药水三天后去冲洗。回家后我却开始头疼的厉害,随之咳嗽也来了。

病来如山倒,说的就是这样。下午外公来看兮兮,还做了一大桌子菜,我勉强吃了几口,到晚上整个人就完全不对了。头疼,炸裂般难受,全身发热,但却浑身打冷颤,咳嗽的厉害……翻了翻家里的药箱,吃了两颗白加黑,勉强撑过一晚上。

周日勉强送兮兮去上英语课,回到家好像咳嗽也更加严重了,随即喝了家里的止咳糖浆……晚上有重病的感觉,非常糟糕……一夜哼哼。

周一一早去医院检查,验血,好在不是病毒性,我暗示要不要打点滴结果被医生拒绝,值得拿着一大袋子五六种药回家。

周一上午十点回到家,吃红霉素,吃泰诺,然后躺下。我开着窗帘,人晕晕乎乎的时候思绪会飘摇,现在回想起来,居然大都不记得了已经。只记得,窗外的阳光明媚,光线透过窗户洒进来,我一睁眼一闭眼光线就变了角度,色泽也黯淡下去,再然后就是灰暗的黄昏,接着很快天就黑了。

自己想着每隔八个小时早喝水吃药,虽然做了些晕头转向的梦,但生物钟似的居然到点就醒,然后吃药。

周二的时候,可以下床吃饭了,下午还叫了外卖。虽然头疼好些了,烧也退了,但是咳嗽。想起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问我咳嗽吗?我说咳的。她说,是怎么咳的?我说,这个……她补充说,是痒痒的咳,还是心疼的咳?我表示不懂,额,我就是这样短路。现在我懂了,真的是咳的心疼,真的,物理的那个心口疼。

好像自从有了兮兮之后,还没有这么严重的病过。我是个敏感的,略带神经质的人,所以我把这次生病依然作为一次预警,一个标示。小心翼翼,走钢丝般的日子并不能走的远,面对脊柱,面对诸多限制,还是要找到锻炼身体的机会。

要笑得出来,要流汗,要锻炼身体,要坚持。

I need another d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